佛國寺的閉關係統

凌晨四點半起身,一日修四座法至晚上九點四十五分,持續一個星期,禁語,不用手機,電腦,不與外界聯繫。

如今,居士也能像僧人一樣閉關實修!

繼僧人三年六個月的閉關係統成立後,佛國寺終於推出了居士閉關係統。第一批為數三個人的居士,去年年尾(2014年11月)在法樹師父及法雲師父的督導下完成了為期一星期的閉關,大家亦對自心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

法雲師父是新加坡第一位在上遠下凡金剛上師的督導下完成三年三個月閉關的比丘尼。繼法雲師父後,持如師父在去年六月亦開始閉關實修,至今已11個月。

回顧歷史, 新加坡曾是英國殖民地,1819年英軍駐留新加坡時,僱用了斯里蘭卡的士兵,小乘佛教因而從斯里蘭卡傳入。清朝末年,辛亥革命,中國百姓,民不聊生,許多南下求活。大乘佛教亦隨著苦力的到來,在1894年從中國福州傳進新加坡,雙林寺即是在那時開始建立。在1819年至1980年這段期間,苦力僑民的生活動盪不安,朝不保夕,這使到信奉佛教的華裔苦力僑民,對佛教普遍保持著拜拜求平安,人間佛教的信仰。

1965年,新加坡獲得獨立後,新政府大力地提倡全民教育制度以期改善人民的生活,這直接地提高了新加坡佛教徒的教育及知識水平。教育部在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推行全國中學宗教課程,直到1989年,宗教科目成為中學生必修的科目之一。在這項措施實行的期間,每年約有9000名新加坡中學生選讀佛學課程。這群在80年代完成兩年佛學課程的中學生,對佛教的基本理論都有了粗淺的認識。

1980年後,新加坡佛教開始蓬勃發展並從拜拜求平安的人間佛教的信仰進入到知識性之了解之信解。從1980年至2000年,新一代知識型的佛教徒除了拜佛求平安外,他們還要學習佛教的理論及其修行的方法以更深一層地了解佛教,進而將佛法運用在生活上,更妥善地處理問題及人際關係。新加坡佛教界也隨著這趨勢而改變佛法的傳播方式;寺院從只提供佛教徒拜拜及誦經的場地進入到開辦佛學課程及靜坐班等,由法師教授信徒正確的佛教教理及修行方法。很多受過教育的新加坡佛教徒亦在這時候出家。然而,這時期所傳播的佛教教理只是對一經一論的認識而所教導的修行方法則是簡單的淨土念佛及禪坐數息。

在2000年左右,藏傳佛教由商人引進新加坡。這時,多元種族與文化的新加坡有三乘佛教。藏傳與南傳佛教都有保留了千多年以上的完整理論與修法系統。南傳佛教的修行者以斷煩惱,出離三界輪迴,進入涅槃,證阿羅漢為主。至今,斯里蘭卡,泰國,緬甸等南傳國家的僧人依然根據著南傳佛教完整的理論與修法系統修行;近百年來,這些南傳國家仍然不斷地出現德高望重、修行有成就並證入聖位的高僧大德。

印度那難陀寺大乘圓滿的理論與修法系統是由蓮花生大士從印度傳進西藏。這龐大嚴謹的完整學佛修行系統在四大派中已代代相傳千多年。以格魯派為例,學僧用16年深入學習五部大論後,就會到上或下密院修學修學至少一年的密法,過後才進入到閉關實踐教理;整套的理論與修法系統,前後須要20多年修學。與南傳佛教修行者不同的是藏傳佛教的修行者都是以發菩提心為主,願自己成佛後能度一切眾生成佛而行菩薩道。千多年來,中國、西藏地區和尼泊爾等地,依藏傳佛教圓滿的理論與修法系統修行而得大成就者,不計其數。

藏傳佛教進入新加坡佛教界後,開啟了整套顯密理論與修法的系統。新加坡僧人與居士即開始意識到圓滿的修行,是須要有完整的理論與修法系統並加以實踐的。藏傳法王,仁波切等來新傳授的只是各別的修行方法,如:某些本尊的灌頂,而不是整套的修行系統。新加坡佛教界要突破一經一論的局面,進而到成立完整的佛教理論與修法系統,首先是須要有新加坡的法師與居士去深入地了解並實踐藏傳佛教的整套理論與修行系統。

當新加坡佛教發展到有完整的理論與修行系統並有法師與居士去修學並加以實踐時,即開始進入到較完整跟成熟的階段。成熟後的佛教,才會有聖者及大成就者的出現。這些聖者及大成就者的事蹟會在民間流傳,這才會真正地豐富新加坡的文化與歷史。現階段,新加坡的佛法靠的是外來法師的輸入,民間流傳的亦是他們的故事。

目前,根據非官方統計,新加坡佛教徒約70% 仍處於拜拜求平安人間佛教的信仰,25% 進入知識性之了解之信解,5% 開始進入理論與修行並重的探討階段。這意味著若無完整及成熟系統式的學習與訓練,20% 的新加坡佛教徒將會被南傳及藏傳佛教的系統吸引過去。

整體來講,新加坡佛教要進入到完整及成熟的階段,還有一段漫長的路要走。若無較全面的系統式理論學習研討與系統式的修行實踐,新加坡佛教則永遠也談不上進步。因為論理論比不上他國龐大與精密,論學術也沒有他人的深入、廣泛與專業,論系統研討與修持則更沾不上邊,所以一直處在膚淺的情況。

在實修實證方面,有一些行者以為在一種寂靜,無念(少念)的狀態與維持此狀態即已證空性,這是一種錯誤的見解;這只是一種煩惱暫伏,修寂止即可達到的禪定境界。空性是一種智慧;需從認識煩惱背後的我執,去破我執後,以此來慚除所有微細的煩惱,才能證入聖位,解脫輪迴;再由此修六度萬行而後修無我三輪體空來圓滿菩提道,才能成佛。空性的確定須深入探討中觀之理​​;以免誤入歧途,更須要有真修實學的善知識指導不可,而且去確立空性之證悟與應用,非一朝一夕即可,更須長時間的親近善知識與次第性的指導,否則自以為是,即成天魔。

 西澳聚德林佛國寺,上遠下凡金剛上師,以禪為體,以密為用的學佛修行系統,是由理論系統、修行系統及閉關係統組合而成的。要申請閉關的居士必須是專修路研討班,修讀完《菩提道次第廣論》之共下士道及已在實修修持本二及以上者。佛國寺獨有的八本修持本系列是上遠下凡金剛上師結合禪密的特點及修法,發展出的理論與實踐並重的八個次第進階式的修行指南;這善巧方便的法門非常適合現代忙碌的城市人學修佛法。居士閉關係統的成立完整了佛國寺的顯密理論與修法系統,一批又一批前來閉關實踐教理的學佛者將使佛國寺理論與實踐並重的學佛修行系統趨入更加成熟的階段,佛國寺所做的是淵源流長的工作,長遠利益眾生。

但願不久的將來,新加坡亦會像南傳與藏傳等佛教國家般,出現具足圓滿教量與證量,德高望重的聖者,大成就者以及他們的偉大事蹟。

 

卓樹秋
第二批為數六人的七日閉關參加者
寫於2015年5月5日居士閉關居士閉關
 

Copyright © 2014 Nalanda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