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瑜伽师地论·声闻地》作业(二)

 杨南燕同学分享

公元627年,玄奘大师远赴印度取经,公元645年回 到长安,带回了657部数量庞大的经论,中国才齐备了释如来三转法轮的经典和论典。玄奘大师终其一生完成的翻译和著作,阐扬了如来的正法,大乘佛法文化从此壮阔广传于华夏。

在18年的取经过程中,大师所经历的种种艰险,由始至终,他从未生起丝毫退转的念头,宁死也不退缩,若不是大师对佛教、佛法有无比坚定的信念 ,怎么可能完成这艰巨的意愿?

我们常说不要执着,要放下,要具有舍心,但是,玄奘大师却是非 常执著的人,无论任何帝皇、关卡将领……的种种威逼利诱,都不能动摇他那往印度取经的决心,甚至在大沙漠中,既缺水又迷失方向,他都不愿意回头补充食水及寻问方向。虽然那仅仅是一小段路,而前方是茫然无际的大漠,既无方向又无食水。 他对寻求佛法的执着,是无以伦比的!

此外,玄奘大师在印度期间,除了求取《瑜伽师地论》的原典,带回中国翻译,以开显佛法文化之究竟的宏愿之外,大师沿途寻访许多法师,一一参访就学;印度留有许多佛法文化的圣迹,玄奘大师都一一前往朝礼。大师在那烂陀四年,他非常精进勤学,其中《瑜伽师地论》听过三遍,《中论》、《百论》也各听了三遍,其他重要论典也都听受一、二遍。同时,他一路讲经说法不辍,每次前来闻法者有上千人之多。

玄奘大师在曲女城无遮大会上每天宣说正理,举证外道法和误说二乘法的错谬所在,过了十八天,无人敢上台与他论战,无遮大会圆满结束。以其举世无匹的才学,若留在印度必然继任戒贤论师,成为那烂陀的住持。然而玄奘大师心系中国佛法,一心只想把寻求得的五百多部经论,带回中土大唐,虽然还是要遭遇许多困难,他还是得面对重重的艰险。大师那不求名利、坚定不移的信念,是何等强大啊!     

由此可见,玄奘大师对佛法的希求是那么执着,不畏艰险、不为名利,一心只为中国大唐的佛法、文化、地理作出巨大贡献!

玄奘大师西天取经的故事,之前早已阅读何止三遍,非常惭愧,我真的就只当它是一个故事,只有闻,没有思。如今我再重复听闻了数遍,越读越觉得惭愧。就他对佛法的执着上:他面对威迫利诱,不妥协;面对死亡(饥渴、杀害),不怖畏;面对名利(继任那烂陀的住持、留在天竺享受安逸的日子、大唐太宗/高宗都要玄奘大师辅佐国事),不动摇他对佛教的信心:一心只为当时大唐佛法整体的教理并未齐备,他坚决而且执着地要把六百多部经纶翻译完备,阐扬如来的正法,齐备中国大乘佛法文化。玄奘大师对佛教佛学的执著,我当以此作为观察修,而且不断串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