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大佛安装纪事

西澳聚德林佛国寺大佛安座纪事

上个世纪,当凡上师从乌敏岛出来到新加坡发展之时,曾考虑要请一尊巨型的释迦牟尼佛像作为根本上师的代表。1993年中旬,他开始到缅甸物色玉石和打造大佛,同时也制作 1尊卧佛(14尺长)、 3尊中型佛像(约9尺高)以及3000尊小型佛像。1995年,这些卧佛、中小型佛像陆续运到新加坡,唯独大佛迟迟没运来。

为了请大佛,上师几经波折,总共被骗了3次。第一次是在1996年随打造师到山上选中一块玉石,但是翌年玉石却被打造师卖了给台湾佛教团体;第二次是在 1997 年,飞往仰光看了打造好的新佛像后,本来甚为满意,但打造师出尔反尔,重蹈覆辙又将之卖了;第三次是在1999年,当时打造出来佛像的脸从左额到下巴有一条很明显的纹,上师看了当然拒绝接受。

从1993开始,上师飞往缅甸总共16次,认识一些当地商人,经由他们协助将此受骗之事向情报局举报。 1999年底,通过一位在缅甸投资的新加坡籍商人Michael Chang的关系,上师带团到玉佛生产地的曼德勒的一间寺庙供养千僧(这间寺庙的住持是一 位德高望重的高僧,精通并能背诵整部南传三藏经典),从而知悉这打造师因屡次用同样的手法诈骗,最终碰钉子被控诉到军事情报局(最后的一次他是将佛像卖给泰国),并入牢五天。

2000年,上师再到矿山选了一块大玉石作为雕塑石材,同年又二度到曼德勒拜访和供养寺庙住持。住持向上师建议聘请一位警察守护大佛以确保不会再出差错,当时聘请警察的守护费是每月美金100元,总共守护了8个月。2001年,大佛终于雕塑完成运回仰光,再由仰光顺利运回新加坡。

大佛运到新加坡后,由于政府建筑条例(BCA)的严格限制,无法按原定的计划在海印佛学院安座而得暂时安置在一个陈氏信徒的船厂。船厂的工人90%是缅甸人,他们非常尊敬大佛,每日供鲜花和水果,且搭了铁架帐篷安立大佛,避免日晒雨淋。大佛默默在船厂置放了好几年,直至2005年的二、三月,才被运送到西澳聚德林的佛国寺。

购买佛国寺产业的时候,上师刚动了第二次的手术,需要疗养,当时除了要面对向当地政府申请建寺的繁琐程序外,主要是囿于资金上的匮乏。2007年,幸好经济好转,股票上升,有居士慷慨捐款200万,建寺工程才得以继而进行。几番艰难,2008年,大佛正式屹立,也因大佛之故,取寺名为’佛国寺’。

大佛高近9米,身重50吨,加上莲花座总为60吨。安置的时候,要先打好地基,并出动两辆100吨和200吨的大型吊秤车才能吊起来。由于佛身巨大,故必要将之安坐后才能建佛殿的屋身,可是当佛殿建好后又发现两个问题;第一是佛身右倾了约10公分,需要调整;其次是第二节的屋顶太低,遮挡大佛向外看的视线,人站在大殿门外不能见到大佛的脸。何蕙忠居士知晓这问题后建议将屋顶提升,结果在2011年就动工将屋顶提升1.5米,同时当地电器工程师David也巧用4个Air Jets将大佛向右边提高11公分(多提高1公分,以防重力向下压),至此大佛总算被安顿好,位置是坐西向东。

佛国寺的大佛持触地印,其价值是在于它是由一整块玉石雕刻而出,它被澳洲政府誉为南半球最大的坐式玉佛。2012年初,大佛殿被正式批准使用。目前吸引不少大乘、小乘和金刚乘的佛教人士前来敬仰,闻名而来的还有不同的族群,包括华族(比如来自中国、台湾,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等)、缅甸族、泰族、藏族以及当地的洋人。

如今,巍巍耸立在聚德林佛国寺山头蓝天白云下的大佛,其姿巍峨安稳,其容端庄恬淡,其气慈威并发,其势大度浑厚 …….. 让人望而起敬,瞻而可亲,它就代表永远,在此祈愿佛光永恒普照,一切众生皆能受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