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噶陀法脉传承上师

噶陀法脉传承上师–尊贵的洛噶法王

 

洛噶法王,噶陀寺第八十四代总住持,堪钦法王勒协久丹大师之再来者――上师大宝洛噶活佛,正是以其救渡无边众生的大悲誓愿而重返人间,化现为众生应供之福田、远离生死痛苦的怙主!

关于上师的应化,莲花生大师在伏藏经典《无上心髓法部本尊吉祥大集会持明授记光明灯》中预言道:”嘎陀金刚火焰法座上,文殊菩萨化现身,手持智慧剑,号称’勒协’,建造讲修院,消除光明中惑垢”。如是印证上师即是大智勇猛文殊师利菩萨之真实化现,住持莲师无上密教的中流砥柱!

亦如上师前世之大弟子乃灯活佛(又名”察察多吉”)以虔诚之信心而作求加持颂曰:”外如最胜导师释迦佛,内如无死持明莲花生,密秘基位普贤真实怙,无二殊妙化身智慧幢”,等等之文句。可见上师洛噶仁波切早已于无量世前就已成就了无上佛道,只缘为了救渡尚处于无怙痛苦中的父母众生,而自在的幻化于六道中。

洛噶法王作为藏传佛教宁玛派龙钦巴传承和龙萨传承的大圆满导师,能取得今天的成就是来之不易的,其人生旅途也是崎岖坎坷的。洛噶法王出生在甘孜州新龙县古龙草原的一个牧民家庭,两岁时被确认为白玉县噶陀寺法王堪钦• 勒协玖丹大师的转世真身。 3岁时他便离开父母,被迎回噶陀寺,举行了隆重的坐床典礼。随后,跟自己的第一位根本上师司徒仁波切一道,住在离噶陀寺不远的灵根色东山里修行。

60 年代他7岁那年,中国大地上发生了众所周知的变化–文化大革命,他被迫回到新龙县,先在民办学校读书。 9岁的时候,他成了合作社的一名牧童,经常被安排到偏僻的地方放牛羊。 14岁以后又被派去种苹果、种菜,身边长期只有堪布容修一人相伴。风霜雨雪,艰苦备尝。对于种种违缘,他总是平静地接受,从不沾染世间的烦恼,白天干农 活,晚上就躲在山洞里潜心学佛。

他21岁那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落实宗教政策,他满怀喜悦地回到白玉县,但噶陀寺已在浩劫中成为一片废墟。他拜见昌根• 阿瑞大师和坚参俄色大师后,对两位杰出的佛学权威生起了有如佛陀般的大信心,随即发愿与坚参俄色大师一起重建噶陀寺。 5年多的时间里,他四处化缘,省吃俭用,终于在废墟上重新建成了噶陀寺经堂。以后,他一边带领僧众重建寺院,一边努力修持宁玛巴前行教法,不仅很快完成了显教的学习,并以对佛法纯净的发心和奉献而进入无上金刚密乘道中。

当他正式成为佛法高深的大圆满导师后,他前往拉萨朝拜莲花生大师修行的圣地,在桑耶寺、大昭寺、小昭寺、布达拉宫、扎什伦布寺等处普遍敬献哈达,修了十万大荟供、供十万盏灯等广大供养,并为桑耶寺、大昭寺中所有的佛像贴金。为了广结善缘、普渡众生,洛噶活佛的足迹遍布神州大地各省,以及香港、台湾,甚至远到尼泊尔、印度、美国弘法。不论遇到多少曲折和磨难,他爱国爱教的信仰都十分坚定,从未退失菩提心。

1988年,他修复”噶陀寺灵根修行院”,长期为闭关的瑜珈行者作灌顶传法与修持指导,接着,他更广大地传法,举行数次《登督》、《龙萨》的全套大灌顶,教主的足迹踏遍了康藏大小寺院,接受他灌顶的弟子有数十万众之多。

1990年,在噶陀现今传承的诸位法座们共同认下,洛噶教主正式升座,成为噶陀第八十四代教主,他更以无边的慈悲与无碍的智慧,将教证、法证与实证之法义,从根本上发扬,让本师释迦牟尼佛的教法与莲师密法广布于世。

1999年法王卸下教主职务,由嘎玛仁波切及蒋扬活佛接任第八十五代教主之职,从此法王事业更形开阔,足迹遍及康藏各地,并多次远走美、日、新、马、蒙古、俄、印尼、不丹等地弘法,传授噶陀不共之殊胜教法,更以身教与言教,教导弟子们如何将菩提心真正发出来,付诸于行动,所有佛行事业如其出生时之预言”光耀四方”。

宁玛巴噶陀法脉

红教宁玛巴噶陀法脉的第84代教主洛噶法王,在无尽渡生的转世中,曾示现为(1)噶陀寺第十三代主寺大活佛益西坚参仁波切、(2)大班智达江都• 西饶坚参、(3)获得金刚双运成就的大修行者夏嘉坚参、(4)大成就者噶陀寺退任总住持,堪钦• 勒协玖丹大师。洛噶法王以无疑智慧通达大圆满深奥实意后,便到世界各地弘法度众。除了修建噶陀寺闭关净地,佛塔和坛城,他还兴建了学校和医院,来改善康区贫困地区人民的生活,这正是法王慈悲与智慧的表现。

洛噶法王来自中国四川省甘孜州的西藏宁玛巴传承的噶陀多吉丹寺(简称噶陀寺)。噶陀寺是宁玛派三大传承流派(噶陀、佐钦和白玉)中历史最为悠久,弘扬最为深广,影响最为宏远的道场,堪称宁玛派的母寺。噶陀寺建寺至今,已有848年历史,分寺遍及全球。

位于中国四川省阿埧藏族自治区马尔康县境内的嘉莫寺,是一座延续噶陀法脉的古老寺院。早在噶陀寺开山祖师当巴德协建于初建的古崩佛殿,初转法轮时,有三个僧人,仅仅耳闻,便领受大圆满法之心髓,瞬间解脱。其中一人便是来自嘉莫寺的希热巴瓦尊者。他与其他两位”闻即解脱”(顿悟)的僧人被后人共尊为 “顿悟三尊”。返回嘉莫寺后,他更遵随噶陀法脉,培育出代代新血,接棒传承近千年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