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上师专访

上师专访

、上师的法脉传承是什么?如何由显转密而进入宁玛噶陀的传承?

上师我最初接触的是中国禅宗,接受的是临济宗的传承,曾在台湾的白云禅师和韩国的九山禅师座下学禅。关于与密教的因缘,其实未出家前,曾梦见很多披绛红色袈裟的的僧人,当时不知道是什么。出家后,在修行的过程中,屡屡出现境界,但却未能在南传和汉传的体系里得到圆满的解析,直至在韩国松广寺修习期间,遇到一位曾在黄教修学9年的英国法师,他提议我往密教方面探索。从韩国回来,我去了五台山,在圣地的白 塔前、以及文殊师利的发塔前发愿学密,蒙佛加持,之后果然先后学习了黄教的大威德金刚、花教教主所传的喜金刚、白教的大手印和红教的大圆满等。1998年认识洛噶法王,2000年初被邀请到尼伯尔接受《登督》、《龙萨》的灌顶,这是噶陀教传与言传的大灌顶,为时20多天,之后就被认证为宁玛噶陀的金刚上师。
 

二、请法师谈谈多年的修行心得。

上师:修行之路,绵长遥远,为了避免走弯路,一定要找上师,才能够系统地学习。基本上,修行是要以戒定慧为框架,先要持戒,从五戒、菩萨戒、三昧耶戒做起,同时修定,从持咒和观想做起,锁定自己在20分钟内能专注在单一的咒语或观想里,当真正去实修的时候,会发现自己有很多习气以及障碍,概括来说有4种,即所知障、习气障、烦恼障和业障,要怎样对治、转化这些障碍,就需要有强的理论作为根据,而这就带进智慧了。要成就一切法门,先要虔诚地拜师,得到上师的信任加持,传授窍门,就有助于改变、转化这些障碍。先要察觉到自己有‘我执’、‘我爱执’,能用定与观想破除这些顽固见解,体会空性,再用空性去掉微细执着,进而建立佛的法、报、化三身,破除庸俗的显现和执着,转化成佛的三身和坛城,在层次上就是要这样循序而上,最后才能达至(大乘)既身成佛,而这里不共的地方,就是还要圆满佛三身的要求。
 

三、请法师谈谈佛国寺的教学特色

佛国寺的教学是以禅密为主导,先从显教切入,宏观认识佛教历史和道次第解脱之法,进而开示弥勒五部大论、以及密法的道次第修法;先建立道前基础,再进入生起、圆满次第,并以无上瑜伽部大圆满、圆满佛的法报化三身为修行目标。在整个修习的过程中,是要开化庸俗执着和见解,同时也配与禅宗的直指法门,这可缩短行者的时间,警策累世痴顽;然,由于现代人我慢心重,自尊心强,故也将会视情况而调教。佛国寺无疑是个供僧俗潜修的闭关中心,而在传达传统的教学上,亦利用现代化的互联网教学。
 

四、在家人如何在 家里闭关修行?

上师修行分为三大块,理论、戒律与实修仪轨。理论通达,熟悉仪轨,抓到修行窍决才可以闭关修行。闭关目的是要强化稳固所抓住的窍决,最好是能在佛国寺这样的环境道场闭关,闭关期间,师父会传授理论和仪轨,行者也会看到自己烦恼的浮现,发现自己有烦恼、知道要去转化、也了解转化的方法,那么接下来要在家闭关潜修,才有意义。
 

五、 佛国寺的远景及使命是什么?

上师: 我希望能弘扬真正的佛法,将真正的正法包括理论与实修能完全配合在传承里面,把 显密的法脉两者整合起来。汉传大乘禅宗的修法在宁玛噶陀的传承中是属于‘立断’的修法,所以禅法与密法并没有冲突,反而能更好的融合。由于佛国寺进入密法的修行系统,目前的使命是把佛国寺的僧众及在家众整合成为一个稳固的修行平台,尤其要培养能互融(大乘)显密修法之僧材,也期望能将佛国寺打造成国际大乘佛法的研究和修行中心。